当前位置:主页 > 智客 > 虚拟现实 > 正文
一带一路 不好听网品牌

如何用科幻的方式进行一场密室逃脱?

  • 发表日期:2016-02-04 14:55 |
  • 来源 : |
  • 责编 :苏拉 |
  • 我来投稿
  •   美国虚拟现实主题公园The Void的概念短片在YouTube上炸了锅,而近期,北京南五环外开了一家科幻主题的密室逃脱体验馆“光洞穴”,被全国密室逃脱迷们称为京沪排名前三的好玩与酷炫,不止于此,它的创始人光影无限CEO郭林告诉雷锋网记者,他们也在研发虚拟现实主题乐园,“那将是次次世代的游戏体验“。
      虚拟现实主题公园为何物?
      郭林和他的合伙人刘轶2008年一起参与了中国第一家对外经营的VR体验中心的项目建设——搭建模拟神州飞船返回舱和深海潜水艇的VR体验馆,堪称VR应用的拓荒者。
      那时虚拟现实头盔的价格还在5万元左右,采用电磁技术的追踪设备10万多一套;均摊到一个玩家身上的设备在1万6左右,追踪效果也不稳定。 现在市面上的VR随动座椅,我们六年前就用过。那他们现在做的虚拟现实主题公园又是什么?
      光洞穴体验馆有一个科幻主题的故事背景,“光影无限”是一个从事暗物质探索的研究机构,而光洞穴是测试暗物质湮灭现象时产生的时空裂缝,玩家则是紧急应征的特工,来探索未知的世界。
      游戏第一阶段,玩家从产生时空裂缝的实验室进入,初探实验室,修复技术设施,找到进入侵入外星结构的入口;第二阶段则是进入外星后,采样分析生物信息,找到时空裂缝入口。这两个阶段主要是自动化机械装饰密室,相对较为传统,但主题新颖,后期将会局部加入VR\AR的设计。
      文字描述起来似乎有些抽象,让我们来看一段视频:
      正在研发的第三阶段,则具备虚拟现实交互体验,体验内容是一个抢空登录的射击类游戏,配有一面270°的环屏,大型的可触摸主控台;游戏过程中玩家一人佩戴虚拟现实头盔,其他人在主控台进行射击和配合。
      体验过程中,雷锋网记者感到脑洞大开,体验馆约300平米,既有虚实结合的密室游戏,又有多人互动的VR体验,远非市面上所谓的“9D”体验能比拟。
      记者又去某团购网站看了下玩家反馈,玩家大都给出五星好评,称“本质上更贴近科技馆”、“游戏带入感强”、“视觉震撼线索清晰”等,据说这里还不断衍生出情侣求婚、单身汪狂欢趴体等,有人驱车4小时从位于京城对角线的昌平、顺义而来,也有周边非密室逃脱爱好者的居民前来体验。据了解,光洞穴目前每周接待人次在130人足左右,周末基本满员,人均消费150元,每平米日营业收入70-90元。
      “次次世代”的游戏体验是怎样的?
      光洞穴姗姗来迟
      这不是雷锋网第一次接触光影无限的项目,去年8月份郭林就告诉记者他正在策划虚拟现实的密室逃脱项目,那光洞穴为何姗姗来迟?
      刘轶告诉雷锋记者,去年5月,他们开始研发两个小型的密室,作为技术的预研与创意的磨合;时至8月已成雏形,但比现在的项目小,创意及技术也不太完备。但通过小密室的实践,也根据市场的情况不断调整,他们渐渐形成了一个线路图,也就是现在的光洞穴方案。
      于是9月份他们决定建立一个大的技术体验店,为技术实施创造平台,同时验证市场反应,及时修正创意和技术;经过概念设计和方案准备,项目11月3号动工,受材料加工工艺以及施工难度影响,他们边施工边调整;到今年5月,光洞穴阶段性结束,开始试运营,虚拟现实体验部分则继续研发。

      与传统密室逃脱体验馆有哪些区别
      传统密室逃脱近两年受玩家推崇,有很好的现金流,但建设陈本和更新成本过高无法快速复制。郭林告诉雷锋网记者,传统密室逃脱受到物理空间的限制,情景无法重置,而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则会不一样,戴上头盔之后故事可以变化。
      一间VR游戏房间,就等于交互电影体验、密室逃脱游戏、儿童娱乐教育、派对欢聚包房、情侣约会小屋等等;更大的区别在于,相对于网吧、体验馆等有赖于硬件更新的线下店,郭林更希望用IP串联起光洞穴的项目,“下一步的体验馆我们计划做成新兵训练营的模式,角色是特工,通过微信公众号给玩家发任务,体验馆里做集训,集训后去其他游戏中心,把线上线下打通”,他告诉我们,形式的突破,给人的刺激是比较短暂的,而有一个IP的内核,继而从形式、技术上加以丰富,则容易对消费者形成长久的、持续的吸引力,形成新的文化娱乐消费符号。
      如何盈利?这会是下一代娱乐新业态么?
      除了VR主题公园,郭林还在研究VR软硬件的解决方案,也会自研一些硬件设备,研发自家的SDK,他还告诉雷锋网记者,多人配合的游戏创意,一来是借鉴索尼Playstation VR,另外也是折中的方案,“目前的VR设备多能解决头部追踪,而无法实现全身追踪,我们也在研发基于无线电磁的六自由度追踪设备,到时又是另外一种层面的交互体验了。“
      目前大兴的体验馆出现了空间闲置的问题,一波人一般要玩1个半小时到2个小时,限制了人流量。郭林告诉记者,未来他们会考虑换一种经营模式,除了虚实结合的体验馆,他们还将研发成本30-50万的VR体验室,一间间的体验室玩家可以轮流体验,整个300平米的空间内能容纳50-100人,人流速度争取实现一小时50人左右;未来体验店还可以成为家用VR设备及内容的销售场所。

      他们还准备把公司经营的咖啡厅做成孵化器,对有志于研发虚拟现实游戏的年轻人进行创业、可行性、技术、美术等多方面的指导,也能为自家的游戏平台增添内容;郭林是北大软件与微电子学院的老师,他希望未来孵化器能将培新的新人拓展到传媒大学、工业大学、交通大学等高校。
      新人对虚拟现实的认知越来越多,孵化器的形式,现在是“抱团取暖”,未来就可能是一种新的商业架构。 北京繁华商区的几个旗舰店,也已经在建设中。
      一想到周末除了看电影还可以玩玩新花样,还真有点小兴奋。
    延伸阅读: 更多相关人工智能、虚拟现实、移动互联网资讯,请移步到虚拟现实频道。

    网编名人堂 RRS订阅

    网编专栏:苏拉

    苏拉

    网罗天下,不间断为全球用户提供全面及时的中文资讯!

    • 1293

      文章数

    • 人气指数

    • 评论数

    • 智客
    • 资讯
    • 电商
    • 科技